青杏文学报2018年11月28日之精选稿件-澳门葡京娱乐

葡京app

文村村委会
漾中桥

青杏文学报2018年11月28日之精选稿件

作者: 时间:2018-11-28 点击数:

青色

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朦朦胧胧的雾气包裹住我的四周ㄍ。我强撑着站起身,摇摇坠坠似乎又要倒下ㄍ。

我没有这个地方的任何记忆,仅靠着直觉,向一边摸索着,直到手中的触感变成了带着潮湿感的石块,我似乎才安心ㄍ。循着这石墙前进,不知走了多久,带着水汽的雾渐渐失去踪影,隐隐约约地露出一条条无人的小巷ㄍ。纵横交叉的青色石板路,墙角的苔藓延展至远方ㄍ。温暖的光打在我的脸庞,还在轻抚墙壁的手,悄然顿住,手边出现一团青灰色的影子,那仿佛是我的影子,但却又不是我的ㄍ。那影子带着魔力,一步步吸引我上前ㄍ。它开始带着我奔跑,那种耳边呼啸呐喊着的感觉ㄍ。

忽然,那灰影跑到这条小巷尽头,不见踪影ㄍ。我紧跟着追去,尽头是刺眼的阳光,适应了几秒后,才发现眼前早已变了模样ㄍ。人群摩肩擦踵地前进,不远处的叫好声、加油声、欢呼声闯入耳朵ㄍ。人们穿着素色的衣服,不是亮眼的颜色,却十分鲜活ㄍ。小摊随性而又整齐地排在街道两旁,吆喝声似暖洋洋的冬阳,给人熟悉的家的感觉ㄍ。

我不由自主挤入人群,想看清他们为何如此热闹ㄍ。仗着身材娇小,我很快钻到前排ㄍ。河面上是一排排龙舟,他们喊着整齐的口号,锣鼓喧天,迎着激流前进ㄍ。只见打头的小舟上,有一个身着白色短褂子的人,腰间别着一条红绳,与头上的红色头巾相呼应,他看着我的时候,仿佛世间只我一人,我的心扑通扑通仿佛快要从胸腔里跳出,那是我们的第一次相见ㄍ。我似乎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ㄍ。

不知为何,看到这些人,我仿佛找到了失去的记忆ㄍ。

我按照直觉,走回了家ㄍ。夜里的山路是那么寂静,远远地便望见那暖黄色的灯光——爷爷正站在家门前等我ㄍ。看着这略微佝偻的身影,我的视线渐渐模糊,忍不住冲上去拥抱这个孤单的老人ㄍ。

这几天,我和爷爷一直兢兢业业地做摆渡人,直到爷爷试探性地问我关于婚嫁的问题ㄍ。我感到羞涩,却又害怕表达自己的真实感情ㄍ。殊不知,我的害怕与羞于表达,间接地害死了一条人命ㄍ。

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是一对兄弟,当我以为梦中有人为我唱歌时,这确实发生了,也代表了他们之间的竞争ㄍ。我深深为弟弟的歌声而着迷,殊不知他就是那个令我心动的人ㄍ。

每次看到他,我总会感觉心跳加速,这让我不得不远离,我对这种感觉感到羞涩、害怕ㄍ。可时间长了,我的犹豫不决与疏远终究让他们寒了心ㄍ。哥哥离开这个小镇,驱船从商远行,回来的路上意外身亡ㄍ。我震惊了一瞬,却从未想过这与我相关ㄍ。于我而言,此事早已翻篇ㄍ。

……

这晚的雨如泼墨般撒下,雷鸣侵袭着我的梦ㄍ。当我再次醒来,以往早起的爷爷一睡不醒,我的心似炸裂般疼痛,但疼痛换不回我爱的家人ㄍ。我想过混混度日,却抵抗不了爷爷曾有的使命——做好摆渡人,于是我只守着这一屋、一舟ㄍ。

可我心爱的人,为何也离开了故乡?

现在我知道我的愚昧无知,也后悔我的犹豫与对爱的羞涩表达,可一切终不能重来ㄍ。

我爱的你,我知道你或许会回来,或者永远也不会回来,可我……愿永远在这等你ㄍ。

眼角的湿润使我清醒,睁开眼,仍是花白的天花板,手里紧攥着的是昨夜所看的书ㄍ。

《边城》,你是我梦里的回忆ㄍ。

16级初教(3)班 李玲

 

半蹉跎

在这个夏虫都跟着沉默的夜晚,是七月的草木,拥簇如星ㄍ。向北,城市跑动着最后的喧杂,呼吸透过十字道口和高楼,连着大地,一切隐在属于夏天的水泥钢筋里,热汗淋漓ㄍ。总是在快要入睡的时候,金牛想着夏天的模样,是城市的模样ㄍ。

九几年,第一批勘察队驶进南部山区ㄍ。队长对村长说,那里有矿,是摸得着,瞧得见的银两ㄍ。那个时候,是家家户户勒紧裤腰带供独苗上学堂的年月ㄍ。金牛十三岁,也跟着邻里姊妹淌着泥巴子上学ㄍ。村里头的那颗皂荚树,便临着新造的水泥路ㄍ。仰首,密密麻麻的皂荚在绿叶间闪烁如星ㄍ。但就算是最成熟的时段,也仅仅能在路沟找得一两串皂荚ㄍ。即便成堆挂在枝头,它们也偏不落ㄍ。小孩子喜欢结伴聚在树下,打那果子,太阳火烈,刺眼的光顺着叶间的缝隙滑落在成堆的皂荚上ㄍ。于是,褐绿色踱上了一层鸿辉,烈阳似乎不再灼热,在绿茵的过滤下更挑得孩子们争相去打落它们ㄍ。但夏天好像是不属于金牛的,至少,他从来没有在绿茵下捡过皂荚,那时的他还没有长开,挤不到人群的最中间,在使劲跳起来能够得着那树的时候,不知道哪个有气力的同伴,早已摇落一大串ㄍ。

那天,村长和大伙们关于勘察队的会散了之后,大人面色严肃地领回自家孩子,语重心长地和他们说:“路头的皂荚树是神灵路过歇脚的,皂荚不落,是好事ㄍ。落了,小孩子就不能去大城市了ㄍ。”

“爹爹,我知道啦!”

“那还不快去背讲义!”……

山区路陡,勘察队提出的第一个要求便是砍掉皂荚,连着路头再铺些水泥ㄍ。天气渐入七月,正值蝉鸣聒噪ㄍ。村长商量着实在不行大伙就把皂荚挪一挪,但家家户户都不愿挪树,也便没有让外人进村ㄍ。树是先祖留下的树,在挖路时便移了十厘米,当时连着泥根子,骤雨,皂荚落了一地ㄍ。第二年,村子送走了高考的大孩子ㄍ。金牛看着气力最大,摇得皂荚最多的那个哥哥站在推车前头,手里紧紧攥着大人备好的干粮,在他眼里,一切是多么的像一场蓄势而发的战争,为皂荚而战,也为夏天而战ㄍ。

高考结束后,那一年的六月等待着七月,皂荚树下时有人立,似乎也在等待着什么,整个夏天变得庄严而静穆ㄍ。记忆中的皂荚在修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叶长得稀疏,也是在那个时候得晓,无果ㄍ。后来金牛在上下学的时候路过皂荚,再没有瞧见摇果子的人ㄍ。家中的大人也反复提醒,那皂荚是护佑村子的,需得人们尊敬ㄍ。就这样,那一段摇皂荚的记忆慢慢栖息在指尖泛黄的岁月里,隔年的夏天栖息在学堂的朗朗书声里,金牛也迎来了自己的高考和离乡……

皂荚树下无皂荚,叶间泛有鸿辉光ㄍ。后来连年传出喜讯,人们欢悦于孩子的争气,早已不知,皂荚已老,皂叶疏黄ㄍ。金牛在好几年的夜里曾一人停靠在树下,他信是皂荚带给他炽夏,但不信是皂荚带给他远方ㄍ。每次一个人踱步于皂荚树下,他会凝视着那些簇生的果子,也会于心中燃烧的记忆里重温夏日蝉鸣ㄍ。幸有所知,高考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岁月ㄍ。

金牛于零八年的夏天带着家人搬迁北京,事业小有成就,一如昔日的场景,那棵皂荚树下又终于热闹了起来,古稀之年的村长带着大伙送别村子里第一个住进大城市的年轻人ㄍ。金牛只是一直望着皂荚,他庆幸这棵树于风雨中挺拔了好几十年,也让他挺拔了好几十年ㄍ。

树终究是老了,一个不起眼的日子里遍地皂荚,竟落得如雨、如花ㄍ。金牛再没有知晓它,但他笃定,不管远方如何声讨你是背信的人,月光下总有一树清辉,坚持说你是唯一被等待的人ㄍ。

17级初教(8)班 古随缘

 

佳人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长青四月天ㄍ。”

——题记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ㄍ。生于凡尘,又怎能做到不食人间烟火?

她出生于江南水乡,许是江南烟雨朦胧铸造了她与生俱来的诗意和才情ㄍ。她是多少男子梦中期待的白莲,她有着多少女子渴望的聪慧和美貌,就像枝头绽放的春意一样,亘古不变ㄍ。她笔尖下的文字永远是那么轻灵动人,她就是那个能让徐志摩在康桥上驻足徘徊的美丽女子ㄍ。

人间的四月天,永远像四月天一样美好的女子一直藏在我们的心里,藏在细雨里忘了归来ㄍ。她有着火一般的热情和水一般的平静ㄍ。有着花季般年华的她遇上了徐志摩,徐志摩读懂了她内心火一般热烈的才情,他们开始义无反顾地展开了一场康桥之恋ㄍ。在相爱的这段时间里,多少打动人心的文字从他们的笔下诞生,诗成了他们传达心扉的桥梁ㄍ。他们爱得深沉,爱得热烈,把对方看做是那个能读懂自己内心的知己ㄍ。

她活得诗意,活得清新ㄍ。在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和一份淡然如水的生活中,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ㄍ。我们总说她转身得太快,其实她也曾在无人的角落里落泪,在隔窗听雨时思念着那个能读懂她文字的男人ㄍ。她把他放在心灵最纯净的地方,不轻易与人谈起ㄍ。自此以后,无人再能走进她的心扉,读懂她的文字ㄍ。

林徽因最后选择了贪恋红尘,抛弃了诗情画意的生活ㄍ。比起世俗的不允,她更愿意选择清醒地活着,她懂得任何一桩情缘都是上天的安排,不敢用时间和一切去下赌注ㄍ。她永远都像一朵白莲,洗净铅尘,出淤泥而不染,让人高攀她的美好ㄍ。但当初最美好的感觉却一直都留于心底,挥之不去ㄍ。很多次文学沙龙,很多次的相遇都让林徽因意乱情迷ㄍ。她竭力从这种混乱的情绪中清醒过来,最终曲终人散,天各一方ㄍ。

许是没了心灵知己的陪伴,她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ㄍ。她做了很多次旅行,走过很多路,看到过很多风土人情,她把它们都记录下来ㄍ。她开始换了一种姿态面对生活,除了才情之外,她还有一种对建筑业独特的天赋和热爱ㄍ。比起对诗词的热爱,她更愿意选择把自己沉溺在事业其中,或许事业上的成功可以弥补她心灵的空缺ㄍ。她努力地奔走于各个城市当中,夜以继日地钻研古建筑文学,为的就是不辜负自己来世上一遭ㄍ。如果说建筑事业是她每日的粗茶淡饭,那么诗词就是她闲时的一杯美酒ㄍ。两者,她皆钟情,皆爱到骨子里去ㄍ。

上天并没有格外地怜惜她,风华正茂的她却意外地陷入了病情当中ㄍ。她被迫到一方清净之处静养ㄍ。她是一个热爱红尘、热爱热闹的女子,起初有许多文人雅客前来拜访她,她与他们品茗谈天ㄍ。后来渐渐地,就只剩她一个人了ㄍ。在一个人的时候,她面对着屋外的花草,涌现了无尽的思绪ㄍ。林徽因的诗总能守住春天,守住繁花绿意ㄍ。骨子里的诗情让她陶醉于生活,让她钟情一草一木ㄍ。

她的建筑事业和她的诗歌创作一样,总是能够让人感到轻灵与典雅ㄍ。事业正一点一点向上发展的时候,她的生命却开始下落枝头,走向黄昏ㄍ。但她是倔强的,不屈服的ㄍ。带病期间,她坚守岗位,废寝忘食地钻研国徽设计,后和丈夫梁思成等人设计人民英雄纪念碑ㄍ。以她的性格,哪怕生命随着太阳西落,也绝不让生命消散ㄍ。哪怕躺在病床上,她也依然不终止事业进行和诗歌创作ㄍ。不知道在睡梦中是否会想起那段康桥之恋?想起那个来不及见最后一面的青年才俊?

从最初的义无反顾到如今集事业、美貌和才情于一身的她,一路走来,看尽人间芳菲,看尽岁月流年ㄍ。她用最轻灵典雅的姿态绽放了一朵最圣洁的花朵ㄍ。她眷恋红尘而不深陷,陶醉而清醒,热闹而孤独ㄍ。她叫林徽因,一个江南烟雨般朦胧美好的女子ㄍ。

我想,若是生命能够重来,她还会做出和如今一样的选择吗?这一生的她太过执着,太过闪耀,牺牲了常人应有的幸福而达到了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ㄍ。但是,高处不胜寒,希望来世能够有人陪她一起抵御巅峰上的寒冷,有人能够陪她看遍繁华落尽,踏遍青山绿水ㄍ。

那时,你若安好,便是晴天ㄍ。

15级初教(3)班 李思文

 

流星坠地

不知道为什么,她走到了黄昏暮年的如今,耳朵却越发地灵敏,总是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着:“又有一颗流星坠地,地上的玫瑰也被砸坏了ㄍ。”若是别人不相信,她便紧紧地抓着人家的衣袖不让走,傻愣愣地重复着那一句“我真的听见了,又有一颗流星坠地了,地上的玫瑰也被砸坏了”ㄍ。却从来没有人认真听过她说话,同她一般固执,她越是重复得多,人家怀疑她患老年痴呆症的可能性越大ㄍ。

暖暖的阳光照耀下,舒服躺椅上的她却进入了鬼魅般的梦魇,跌入冰冷彻骨的深渊ㄍ。手脚舞动的频率越来越高,幅度也越来越大;额头乃至背部汗如雨下,再一次巨大颤动后,忽地眼睛睁大,嘴巴微张,她醒了ㄍ。接下来便是长时间的沉默,目光直直地指向远方ㄍ。那里灯火星点,那里遥不可及ㄍ。

十七八岁时的她也如一枝红玫瑰,美丽得不可方物却也是满身尖刺ㄍ。父母亲虽不是名门望族,却是县城里本本分分、踏踏实实的知识青年,家中殷实ㄍ。抗日年代里,到处烽烟战火弥漫ㄍ。半辈子平平淡淡地过着,倒也满足,父母亲就想把她留在家里做个裁缝,替人缝缝补补,过年过节做几件新衣裳ㄍ。不算辛苦,重要的是平安ㄍ。

可她那执拗的性子怎会理解父母的一番良苦用心,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溢满了抗拒因子ㄍ。她反驳:“现在举国上下都处于极其危难的时刻,我应该为自己所热爱的祖国贡献哪怕微弱的力量,而不是按你们为我制订的人生窝在这里苟且偷生ㄍ。”她斥责,不由得父母解释:“你们就是自私,只为自己考虑,怕以后没人为你们养老,就把我锁在这小城里,我偏不如你们愿ㄍ。”她摔门而出,就没再回来ㄍ。

她辗转到了八路军的部队里,做了那个连唯一的女护士ㄍ。她跟着这些有着崇高信仰的人一起跨五岭逶迤、渡铁索桥、越金沙江……容颜改色,鬓角微霜,脸上却挂着满足的高原红ㄍ。她像是找到了自己精神的依附,也像是在证明给小城里的双亲看,自己并非不能吃苦,国家于危难间她并非苟且偷安ㄍ。

起初,日日忙碌便日日充实,欣欣然如火炬一般温暖旁人ㄍ。人人都喜欢她的性子,踏实能干,手脚勤快ㄍ。后来,她却愈发憔悴,问她怎么了,不说,就是一个劲地望着远方,那山上的几栋老房子让她想起了她那老得颤颤巍巍、相互扶持着的双亲ㄍ。她悔了,她恨了,她无回头路了ㄍ。她盼望着战争早日停止,国家早日和平ㄍ。

长征路途遥远,她终是在各种磨难中立起ㄍ。各种各样的艰难险阻让她这个从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女子可好好磨练了一番ㄍ。从前的纤纤玉手早已布满了冻疮,到了晚上奇痒无比,白天醒来更是在流着血脓ㄍ。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虽不是煮皮带草根树皮,不过只是些野菜罢了ㄍ。

这些也并不是什么大事,真正恐惧的是晴空万里的日子里,天上忽地黑影跃过,半人高的草丛呼啸而舞ㄍ。一群人惊慌失措地逃亡,有人嘶哑着喉咙想要维持镇定,有人尖叫着四处躲避,有人来不及做出动作便突然倒下……一番大动作过后,是窒息一般的沉寂ㄍ。

周围是震耳欲聋的响声,也有细微密切的呻吟,可是她的眼前只有一大片一大片鲜艳的红色ㄍ。她感觉到痛彻心扉的疼,她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被那一条伤腿牵制住ㄍ。眼泪凝聚在眼眶,她咬着嘴唇硬生生地把眼泪咽回去ㄍ。因为那条腿上的肉已被弹药毁坏,她不得不割去坏肉ㄍ。旁边的女兵不由地怜悯地哭起来,紧紧地攥着她的手:“要是实在忍不了疼就咬着我的手……”

冰冷的刀具,没有麻药,没有医生,身下的稻杆草扎得麻痒ㄍ。当刀具接触到肌肤时,顾不得任何,没有思考的时间,她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手,眼睛瞪得通红ㄍ。

来不及好好休养等待康复就拖着病腿加入长征队伍,后来的她也尝到了苦头:走路还是会有影响地一瘸一拐,梅雨天气如数针齐刺一般ㄍ。

在革命长征的两年时间里,她遇见了一生值得的好友,也遇见了值得被用心对待的人ㄍ。革命胜利,她和那人一起回到老家,小县城里的人都欢迎他们,却只字不提她的双亲ㄍ。好不容易应付完了乡里乡亲,满怀欣喜回到家中ㄍ。靠近那扇破旧的木门,她泪流满面,转身就走ㄍ。她怕面对家中的一切ㄍ。她的预感并没有错ㄍ。父母在她走后一年便前后离去,不给她留一丝弥补的机会ㄍ。

门前种着的玫瑰已不如她走时那般妖冶,如残枝败叶散落在地ㄍ。终是那人紧紧握着她的掌心,同她打开了那扇门,没有想象中的最坏打算,屋里和他们在时一样整洁,只是那供奉祭灵的桌上多了两张黑白照ㄍ。没有声响,只是泪落,无休无止ㄍ。

次日,两张笑得和蔼的黑白照中间多了一枚勋章,在阳光下,褶褶生辉ㄍ。

17级学大(1)班 小满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热线:0796-8263702,邮箱:jasfzjc@126.com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萄京手机版

京ICP备150002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