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杏文学报2018年11月8日之精选稿件-澳门葡京娱乐

葡京app

你是我生命中最美的相遇,我会用毕生去感谢这美的秋季,我设想着有你陪伴的幸福日子,我设想着有你照顾的温馨生活,我设想着有你笑声的每个角落;牵着你的手,是幸福,也是责任,今生牵了你手,就不会再放开ㄍ。当你把我拢入怀里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你所有的付出都会得到我一生的回报ㄍ。

青杏文学报2018年11月8日之精选稿件

作者: 时间:2018-11-09 点击数:

青杏文学报2018年11月8日精选稿件(总第351期,2018年13期)

 

日子

时间真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ㄍ。

所以每天、每周、每年都能听到这样的话:“哇,怎么这天就过去了,这周怎么就过去了,今年怎么就没了?”然后一阵唏嘘感叹,下个定义:时间过得真快!

然后不知不觉过了一年,两年,三年,师范生活不过三五年,这样看来也不过一会功夫,没有压力,没有紧迫感,如同滑滑梯,哧溜一下滑到底ㄍ。室友也惊讶地说:“我们已经是三年级的老油条了呀,好快啊!”

日子是什么呢?它把时间划分成了无数个一天、无数个一月、无数个一年,就像衡量长度的米、衡量重量的千克和其他所有的量词一样,日子衡量了时间ㄍ。然而,日子和其他量词不同,日子所衡量的时间被通过日子的方式表现出来,除了衡量,似乎,日子就代表了时间ㄍ。

日子是时间的轨迹,每个人有相同的时间,不一定的日子,一定不相同的轨迹ㄍ。因为日子啊,很容易被打乱的,被日子刻画下的轨迹,又怎么可能相同呢?

至于日子是什么时候被打乱的呢?那应该是在那么多师范学子选择来这的那一刻ㄍ。

我来这两年有余,虽不是一事无成,但每每填到获奖经历一栏仍会愣神,然后脑海里止不住想起入学时学姐说的多参加比赛,学姐自然是没有错的,还有曾经很烦的父母,以往让我们又恨又怕的老师,他们都没错,大家都知道ㄍ。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再来一次的时候,会像前面说的一样选择听话,选择踏踏实实地自律,放弃安逸和诱惑,选择艰苦奋斗,奋发图强ㄍ。

所以一切都得打个问号,包括某个时刻正在反省的你我ㄍ。然而如果能够明白这一点就不会一直后悔了,哪怕前面两年是最最基础重要的时光,但同样的,我们还小,正十七八岁的大好年华,“亡羊补牢”,一切都不太晚ㄍ。那么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现在立刻开始加倍努力,迷茫什么的,回忆什么的,不过是在白白浪费时间ㄍ。

每个九月,都是新生入学的日子ㄍ。这一届很幸运,比如碰上了让老生吐槽的“好”天气,比如进入愈来美好的学校,比如听得几次受益匪浅的讲座ㄍ。这是他们的开始,足够美好的开始ㄍ。

同样的日子里,我们在过着两年有余的余ㄍ。这个余,叫第三年ㄍ。过得真难受,为什么呢?大抵是因为一切不再是不知不觉,一个个规定的期限涌过来,砸到脸上,勉强憋出一句好忙啊ㄍ。忙什么呢?可能在别人眼里不过是瞎转圈圈白忙活,为了什么呢?也许只是那颗渴望被需要的心在躁动ㄍ。

也有些期限,是以往觉得还很久远的期限,在不知不觉后有了知觉和无比的紧迫感ㄍ。网上有个段子,是说今年还剩一百天不到了,你做过最骄傲的事情是什么?答的是:还活着ㄍ。我觉得真不好笑,还活着,多么庆幸!能够骄傲、有价值地活着,当内心自问现在的生活是否有意义的时候能够说一句有,活成这样内心何来迷茫ㄍ。

只是大多数人做不到ㄍ。或者说,他们没想过这个问题,就像他们的时间,不知不觉ㄍ。

有人说日子应该数着过,这样就不会浪费,可我羡慕那种不知不觉的日子,大概是体验过了看着期限一点点逼近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处逃避的感觉ㄍ。人看不到未来是会绝望的,绝望后的念头是想着把身边很亲近的人推开,远离身边的一切因为怕辜负,怕在不明的未来里让他们看到狼狈的自己会心疼难过或者是拖累ㄍ。甚至,最坏的结果是他们可能会离去ㄍ。

那么问题来了,就像你知道有个东西可能会离去,你可以选择直到最后一天看着它离去,然后接受巨大的伤悲或者算是耻辱,也可以趁现在还能承受离开的后果选择提前再见ㄍ。

这是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选择题,我做过一次,后悔了,可是后悔也不知道怎么选ㄍ。后面的很多个夜晚,我模模糊糊听到某个人说着什么,那是第三种结果,那是即使看不见也不应该被局限的未来ㄍ。

日子不多了,哪怕只是数着过ㄍ。

日子还多着呢,我们还正青春ㄍ。

16级初教(7)班 邹泉

 

自有温度

天又在下雨ㄍ。

苏未汐急急忙忙地冲进教室,拍落衣服上的水珠后无奈地呵了一口气,还没传到掌心就在眼前清晰地消散ㄍ。她有些气闷,将肩上的书包甩在地上,趴在一桌的试卷中不想动弹ㄍ。

总是下雨!”她把头偏向左边ㄍ。窗户都被关得严严实实,几把椅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辅导书,最下面不起眼的地方露出一本小说的书脊,看着倒是格外色彩鲜妍,只是积满了灰,已经许久未被翻动了ㄍ。

挪挪头偏向右边ㄍ。看着墙上从前大家细细誊抄贴好的诗,苏未汐的眸子亮了又暗ㄍ。“唉……这样的天气真讨厌!”眼前是同学纷纷埋头奋笔疾书的背影,整个教室熟悉又陌生,明明外头还在狂风暴雨,却怎么也掩盖不了笔尖划在纸面上的声音ㄍ。她垂眸盯着手肘下压着的试卷,无一例外化成了各科任老师恨铁不成钢的注视ㄍ。

摇摇头,面前还是整洁如新的习题ㄍ。苏未汐突然起身,大步奔向走廊ㄍ。

习题!考试!分数!排名!我到底该怎么办?”她很想这样呐喊,借此掩盖掉内心铺天盖地的茫然ㄍ。可广播里适时传来的上课铃,让苏未汐硬生生转身走向教室,背后是暴雨里萧瑟落下的枯叶ㄍ。

方才坐下,数学老师便走了进来ㄍ。那是个特别的小老头儿,虽然年纪接近花甲,头发也掉了精光,但上起课来却是所有老师里最有精神的,常常在讲台上手舞足蹈地演示ㄍ。苏未汐把桌上乱七八糟的试卷一卷,随手塞进抽屉里,打开了草稿本ㄍ。

要想考得好,就得多做题!”老人拿着教具敲击在黑板上,重复着往日的至理名言,“比如你们看这条辅助线啊……”

苏未汐还在用直尺和草稿本较劲,周围就响起了一片“噢……”“原来是这样……”的附和ㄍ。瞥了眼同桌行云流水般的解题过程,再看看自己歪歪扭扭的线条,她在心里默默地摇了摇头,小声念叨着:“那我还是写完上次那个故事好了ㄍ。”稿纸往前翻,循着密密麻麻又零零散散的只言片语,苏未汐嘴角扯起了一个弧度,笔上的挂坠摇曳,填补上的一个又一个汉字组成了新的语言ㄍ。

正得意于洋洋洒洒新增加的段落,她冷不丁抬头,发现数学老师陡然出现在自己眼前ㄍ。苏未汐慌慌张张想把草稿本掩住,偏偏手肘撞得桌上的书轰地一声倒下,周围的人没了声响,老人原本皱着的眉头衬得眼神越发深邃,像是要盯入她的心里ㄍ。

苏未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地盼望着下课铃的到来,心里懊恼自己的过于入神,借着蹲下捡起书本的机会躲避着老师的目光ㄍ。再起身时教室已然恢复方才的热闹,只是前方稍微有些佝偻的身影传来一声叹息ㄍ。她摸摸自己发红的脸颊,把课本端端正正放好后接着加入了庞大的“解题大军”中ㄍ。

仿若广播成心戏弄,左等右盼,下课铃终是响了ㄍ。苏未汐小心翼翼地目送老师出了门,接着懒懒地伸了个腰,想到接下来就是两节自习,她的心情稍微欢快起来ㄍ。

苏未汐,班主任找你ㄍ。”走廊上突然一声呼喊ㄍ。女孩的笑僵在脸上,心里直犯嘀咕:不是吧?难道刚刚数学课的事情老班就知道了?完了完了……她一路忐忑地走到了教师办公室,大声喊了一句:“报告!”

班主任笑眯眯地转过头把苏未汐叫到了跟前,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盯着她看ㄍ。苏未汐有些慌乱,两只手不住地绞着衣角,脑补出无数遍老师批评的口气ㄍ。

未汐啊,你先坐ㄍ。”他从桌上抽出几张信纸,再用电脑打开了一个文档,“是这样,最近学校对外有个征文比赛,具体的要求都在这了,老师觉得你可以试试ㄍ。”

啊?”苏未汐的诧异写在脸上,语气中藏了几丝惊喜和迟疑,再三确认着,“老师你是说我吗?我……我真的可以吗?”她的脑子里晃出了一堆口才和分数都位列前茅的名字,不由得有些气馁,声音到后面渐渐低了下来ㄍ。

班主任再次笑了笑,对着女孩的眼睛:“我的确斟酌了一阵,班上文采不错的同学是不少,但你们数学老师说你的文字相对其他同学来说没有拘谨,藏了些灵气ㄍ。既然如此我也相信你可以的,好好写ㄍ。”

直到那天放学回到家,苏未汐的心里还是汹涌澎湃的激动,外头天色虽然依旧暗沉,但好歹雨终究是停了下来ㄍ。她思来想去,难得地失眠了……

第二天,苏未汐起了个大早,顶着黑眼圈随意啃了个包子就出发去学校ㄍ。许是离上课还早的缘故,校园里格外寂静,围墙边的树上有鸟儿飞过,耳边多了阵喘气声ㄍ。她回头一看,数学老师不知怎的跑到了身旁ㄍ。

老师好!”苏未汐暗自吐舌,想起之前并不理想的测验成绩和昨天上课时的走神,她生出了想走的念头ㄍ。

哎,是未汐啊ㄍ。”他停了下来,咧开嘴笑了,“你也起得这么早?”

是的ㄍ。”

那有没有兴趣陪我老头子走走啊?”苏未汐冷不丁听到这样一句话ㄍ。

“……好ㄍ。”

我听说你对数学不太感兴趣?”女孩对着老人调侃的眼神心里发慌,正要解释时,他挥了挥手,“我知道嘛,你会写文章,所以更喜欢文学也合情合理ㄍ。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教学方法有不足的地方,你不用顾忌,提出来就行……”

老人依旧在絮絮叨叨地补充,苏未汐愣在原地,猝不及防地湿了眼眶ㄍ。她一直以为老师对自己早就放弃了,殊不知是自己钻了牛角尖,自暴自弃了那么久ㄍ。深吸一口气,她慢慢跟上了前者的步伐ㄍ。清晨的操场上浓雾未散,唯有两种脚步越来越有节奏,最后汇成一股声音,踏踏实实地落在塑胶跑道上ㄍ。

……

一个月后,苏未汐再次被叫到办公室时早就没了当初的慌张,她面带微笑地站在班主任面前接过了鲜红的荣誉证书ㄍ。隔桌的数学老师调侃着“双喜临门双喜临门”,亦递过来前几天月考的数学试卷ㄍ。分数那一栏,是一个久违了的三位数ㄍ。

她嘴唇蠕动,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如释重负地笑了ㄍ。苏未汐郑重地往后退了几步,对着两位老师的方向深深鞠了个躬,为自己得到的机会,为自己收到的鼓励,更为了这个月以来潜移默化的成长ㄍ。

教学楼前的大樟树在阳光的沐浴下,显得格外苍翠欲滴ㄍ。

15级初教(5)班 猫灯灯

 

砯山一角

碎石漾开了绿芜

沉淀沉淀开出一朵花来

像烟火的轻

我有时候会想

听雪的滋味

不过是敲打碎璃遥望星星

的泪水

它们还会滋润孕育万物的黄土

流到筋骨血脉中

成为永恒

浅浅落下一地斑驳

恍惚清透着行人的脚印

频繁的交错

镌刻了一世冰霜

砯山

是让凹凸的碎石崛起的雕像

是让人动情的此刻

16级初教(13)班 北椿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热线:0796-8263702,邮箱:jasfzjc@126.com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萄京手机版

京ICP备15000288 号